nba预测爱彩网

您現在的位置是: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    首頁>>新聞>>媒體視角

劉彭芝和人大附中學生的故事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作者:徐華瑩 時曉玲 編輯: 時間:2014-05-08

  尋訪身邊的好學校(好校長)⑤ 

  當代教育家劉彭芝和她所領導的人大附中,在中國乃至世界基礎教育領域都代表了一個品牌、一重高度。但在人大附中學生的心中,劉彭芝則永遠是那個“捧著一顆心來”、把他們“寵壞了”的“劉媽媽”、“劉姥姥”、“劉奶奶”,是那個遇到難事就會找她求助、遇到爭執就去找她評理的“大家長”,是那個真實率性、被他們整理成《劉彭芝爆笑經典語錄》,在網上流傳的“史上最牛的校長”,更是那個他們最尊敬與愛戴、“人生為一大事來”、用整個生命在做教育和影響著他們的精神偶像——

  劉彭芝和人大附中學生的故事

 

  心心相印 人大附中供圖

  親密校長

  ■當前,教育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發現兒童,將兒童從對成人的依附中獨立出來。社會、教師、家長都要為兒童服務而不是為兒童做主。

  ■每個學生都是鮮活而不可復制的生命個體,自由幸福地發展是他們的需要,創造一種讓他們自由發展的教育是對生命的關愛和尊重。學校應該成為學生幸福成長的樂園——不僅要讓他們通過現在的努力獲得將來的幸福,也要讓他們現在的成長過程充滿幸福和快樂。

  ■教育的意義是什么,是在于把人的本質引申出來,引申出一個超越自己而站立起來的人,賦予人以更豐富的內涵,使人獲得盡可能全面、充分、自由的發展,使人生活得更美好、更有意義、更有價值;是讓人的潛能得到淋漓盡致地發揮,讓生命的能量得到充分釋放,獲得一種愉悅身心的成就感。

  ——劉彭芝教育思想錄

  劉彭芝的教育夢想是那般單純和美好:“我希望學生將來回憶起中學生活時,感覺是幸福快樂的,是有獨特收獲的。我要讓人大附中的每一個學生都能找到展示自己才華的舞臺,要讓校園成為學生向往、喜歡和留戀的地方。”

  她如是說,也如是做。

  愛是教育的最高境界

  劉彭芝曾說過,人的生命有大小之分。小生命,蘊含在自己的身體內;大生命,則體現在對人類和社會的影響與推動中。一所學校的生命也有大小之分。小生命,蘊含在自己的學校內;大生命,則體現在對整個教育事業的貢獻中。

  2010年年末,四川榮縣高山鎮一個偏僻的農村,一個女孩正在給當地200多名教師作題為《愛的初體驗》的報告。她深情地講述著母校人大附中的教育理念和辦學實踐,講述著劉彭芝校長的教育箴言——“愛是教育的最高境界,是自然流溢的奉獻;尊重是教育的真諦,是創造的源泉”……

  聆聽者中,有風華正茂的青年教師,也有四五十歲的資深教師,而這個講課的女孩,則是中國人民大學支教隊伍中的一名學生。那天,她的報告感動了全場所有的人。當地一位主管教育的副縣長說:“在這個報告廳里,我從來沒有聽到過這樣精彩的演講!”

  這個女孩名叫王瀛。她的名字和她所做的這一切,并不為劉彭芝和人大附中大多數老師所知道。但她坦言,她的所思所為都源于人大附中。她把對劉彭芝和母校人大附中教育精神的理解,化作自覺的行動,默默地傳播到了遠離京城的西南鄉村。

  教育者的愛是什么?劉彭芝讓人大附中的學生懂得,有一種愛,不僅要獨善其身,還要兼濟天下。

  劉彭芝曾說過,人的生命有大小之分。小生命,蘊含在自己的身體內;大生命,則體現在對人類和社會的影響與推動中。一所學校的生命也有大小之分。小生命,蘊含在自己的學校內;大生命,則體現在對整個教育事業的貢獻中。在她的帶領下,從2002年起,人大附中積極投身促進教育均衡發展的探索與實踐中,努力追求社會責任最大化。如今,人大附中的不少優秀干部被輸送到北京周邊薄弱學校去幫助辦學,很多骨干教師被派到京郊山區去支教,學校很多教育資源通過網絡平臺與社會共享。在人大附中的校園里,每年都會有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校長、教師和學生到這里來探寶取經、掛職培訓、留學體驗。人大附中的學生都知道,他們身邊那些身著漂亮民族服飾的“留學生”,大多數從來沒有走出過大山,不曾看見過計算機……

  在開學典禮上、在升旗儀式上,劉彭芝總是不失時機地把這樣的故事說給她的學生們聽。她說,你們身在北京,享受的是最好的教育資源,但你們應該看到,我們的國家很大,在偏遠的貧困地區,還有很多學生的生活環境、受教育水平與你們相差很遠,你們要懂得珍惜。另一方面,也要盡力去幫助那些貧困地區的師生,讓他們享受到更好的教育。附中人要有這樣的胸懷和境界。她以這樣的言行影響和改變著她的教師,感染和感召著她的學生。

  為此,人大附中的早培班開設了公益研修系列課程,與中國獅子聯會、北京市紅十字血液中心、舒耘聽力康復中心等單位合作,把公益活動帶進常態課堂。每當上這些課的時候,你就會看到,一群只有十二三歲的學生,走到街頭獻血車旁,向路人宣傳獻血知識,招募獻血者,為獻血者提供服務;他們放下“小皇帝”、“小公主”的嬌寵,帶領那些有語言障礙的弟弟妹妹們走進植物園、動物園和書屋,耐心做著各種手勢糾正他們的發音……

  趙子淵一歲半時被診斷為感應神經性重度耳聾,醫生預言他將無法接受正常教育,智力也會受到影響。但因為他及時植入了人工耳蝸,并接受了語言康復訓練,才像正常孩子一樣走進了學校。十年之后,當他作為人大附中早培班七年級的學生,走進舒耘聽力康復中心進行公益活動時,卻意外地發現,這里的陳校長,正是小時候幫助自己康復的陳舒耘老師。“我曾經是被關愛者,現在長大了,要用自己的愛心去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因為我知道,愛會創造奇跡。”他激動地說。

  早培班八年級的張欽晨,遇到了一個本來打算用紋身來紀念18歲生日的來京打工者,當他看過張欽晨散發的傳單后,決定用獻血的方式來紀念生日。這讓張欽晨深受觸動,更堅定了自己要用行動去影響他人的決心。她關注留守兒童,利用假期回老家走訪了留守兒童家庭,調研他們的生活條件和心理狀態,撰寫了一篇一萬多字的調查報告——《湖南澧縣留守兒童家庭調查記錄》。

  教育是一項播種的事業。播下什么樣的種子,就會在學生心田開出什么樣的花。人大附中的校園里活躍著各種各樣的學生公益社團:ICC支教團遠赴艾滋病重災區河南上蔡縣農村小學支教,用愛在當地孩子心中播撒希望;根與芽社團、跳格子社團將愛獻給了離異家庭、打工子弟學校的學生,幫助他們走出心靈陰霾,樹立生活信心;已走過十多年發展歷程的人大附中志愿團,2003年第一任團長季萌和團員在敬老院進行志愿活動的照片,在時隔多年之后,仍被作為完美詮釋“北京精神”的宣傳畫,張貼在了首都的大街小巷……

  “我承諾,盡己所能,不計報酬,幫助他人,服務社會……”國旗下,人大附中學生們的莊嚴宣誓是那么地動人。

  創造適合每個學生發展的教育

  在劉彭芝的觀念里,沒有什么不好的學生,有的只是一個個鮮活而獨特的生命,一塊塊等待著教育者去發現和雕琢的璞玉。她愿意為他們做量體裁衣的事。

  “愛與尊重”是劉彭芝教育思想的核心,其極致表現,就是要創造適合每個學生發展的教育,使每個學生都能通過教育獲得盡可能全面、充分和自由的發展,進而使社會和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美好、更有意義。

  2013年底,全球權威科技商業雜志《麻省理工科技創業》評出年度35位35歲以下的科技創新俊杰,21歲的趙柏聞是其中最年輕的一位。

  趙柏聞是人大附中2007屆高中生。初中時,他從父親的一位朋友那里接觸到基因課題,并產生了濃厚興趣。進入人大附中后,學校推薦他進入北京市中學生拔尖創新人才“翱翔計劃”,但他并不想做指定的課題。劉彭芝知道后,親自出面協調,為他聯系特批了導師和項目,使他得以沿著自己感興趣的方向深入研究下去。

  高二暑假,趙柏聞去深圳華大基因實習。在那里,他僅僅用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的時間,就破解了一道千人基因項目組的難題,令那里的科學家無比震驚。這個為科研癡狂的十七歲少年,作出一個大膽的決定:放棄高考,留在華大基因做研究。“我想用別人復習備考和讀大學的時間來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他說。

  得知這件事后,劉彭芝當即對他說:“好,我支持你。”在她看來,創新人才的培養并非都是一個模式,必須尊重學生的選擇,支持他們走一條非常之道。隨后,她馬上奔赴深圳華大基因,就如何聯合培養趙柏聞這樣的科學領域奇才、怪才,與研究院領導進行深入協商。

  果然,入職華大基因后,趙柏聞書寫著新的傳奇。19歲成為研究院的項目負責人,入選“2011年生命科學十大風云人物”……“趙柏聞年紀輕輕便在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基因組學研究中心挑起大梁”,《美國華盛頓郵報》記者在2010年6月的報道中聲稱,“中國人正奮力攀登科技高峰,在巨大的決心面前,體制、資歷不再成為阻礙前沿科技發展的障礙。”

  但令劉彭芝深感遺憾的是,她曾多次向有關大學推薦趙柏聞,但因為沒有高考成績,不符合大學招生的一些硬性規定,最終沒有一所中國大陸的大學肯接收他。“改革高考招生制度,為創新人才培養打開綠色通道,依然任重而道遠。”劉彭芝慨嘆道。

  “別認為自己沒有前途,從來就沒有人比你特殊。天賦是每個人心中的主,你和我都有通向羅馬的路。”這是李天行創作的歌曲《天賦》中的歌詞。曾經,他是一個那么平凡的學生,連能否考上大學都成問題,前途一片迷茫。直到在人大附中的校園里,他才找到了自己的興趣所在。從小不曾受過音樂專業訓練的他,立志走一條音樂的路,卻遭到了家人的極力反對。矛盾僵持不下,一家人找到劉彭芝出面調解。

  “孩子在哪方面閃光,咱們就應該往哪方面引導。搞藝術沒什么不好,只要孩子有追求,有夢想,我們就應該鼓勵和支持。”劉彭芝做起了李天行家人的工作。同時,她還成了李天行最堅實的后盾。他想去參加電視臺歌唱比賽,她特批他停課去練歌;他想報考音樂院校,她就找來專業的音樂老師輔導他。

  后來,李天行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大學和專業。入學僅一個學期,他就創作了十幾首歌曲,其中大多數是寫給劉彭芝和母校老師的。他還先后為人大附中創作了兩首校歌。“我會用百倍的努力來證明人大附中培養的學生不僅能成為清華北大的驕子,也能在歌唱的天地里展翅。”他信心滿滿地說。

  小新是一個有著嚴重暴力傾向和行為的學生,經常打架,同學們都避之惟恐不及。經了解,他很小的時候父母離異,長期生活在缺少溫暖的環境里,心理逐漸扭曲,功課也跟不上。有他在的課堂,正常的班級教學都無法進行下去。得知這一情況,劉彭芝沒有退縮,而是為他單獨編班,開設了“一個人的班級”,并為他精心挑選了一支優秀的教師團隊,還專門配備了教學班主任和生活班主任。

  這當然意味著教育資源和精力的格外投入。但劉彭芝說:“學校既然可以為熱愛舞蹈的學生舉辦個人舞蹈專場,為立志從事臺球運動的學生開辟臺球室,為什么就不能給心理受過創傷的學生一些特殊幫助呢?如果這些學生得不到及時幫助,很可能自暴自棄,甚至會危及社會。”

  就這樣,對一個學生的特殊幫助持續了整整三年。初中畢業時,劉彭芝應約和他進行了一場乒乓球賽——這是他想要的和母校、和校長的告別儀式。

  “這個學生后來怎么樣了?”有人問劉彭芝。

  “畢業后他就走了,沒有聯系。”劉彭芝回答。其實,她早就知道這個學生念了大學,還聽說他要等自己“混出個樣子來”再回到人大附中看望校長和老師。她,至今還在默默地等待著。

  近些年,人大附中出了不少成績,很多不知情的人都說,這是因為人大附中把社會上好學生都挖來了。但事實上,人大附中什么樣的學生都有。在劉彭芝的觀念里,沒有什么不好的學生,有的只是一個個鮮活而獨特的生命,一塊塊等待著教育者去發現和雕琢的璞玉。她愿意為他們做量體裁衣的事。“教育是育人的事業,學生在學校幾年,但教育者要對他們的幾十年負責,更要對國家和民族的幾百年負責。”

  給學生一片自由放飛的天空

  人大附中的學生相信奇跡,因為這是一個經常被奇跡眷顧的地方;人大附中的學生相信自己,因為“尊重個性,挖掘潛力”讓他們發現了自己身上蘊藏的那座寶礦。

  2013年4月,人大附中早培班七年級學生發明的“橋牌無線計分系統”在41屆日內瓦國際發明博覽會上摘得金獎特等獎,同時獲得國際計算機發明協會發明金獎和香港科學院最佳創新獎。他們中,年齡最小的才12歲。

  《向上吧,少年發明家!》《少年緣何愛發明?》……這個鼓舞人心的消息,引起了社會關注。人們關注的目光中,有振奮、有厚望、也有疑問。

  可這幾個稚氣未脫的學生,卻一副“沒什么”的樣子,他們說,這個世界冠軍其實是從學校的校本選修課中“玩”出來的。

  教育即生長,校園即生態。多年來,在劉彭芝及其教育思想的引領下,人大附中努力培植著一片素質教育的沃土,構建著一種適合每個學生發展的教育生態。學校開有一百五十多門選修課,設有幾十個社團,學生完全被帶入一個多姿多彩的世界。在這個世界里,學生任何一項健康向上的愛好都會被重視,任何一種處于萌芽狀態的才能都能被開發。

  胡繼超老師工作之余喜歡橋牌,他看到學校開設的橋牌選修課一開始只有20多個學生選學,就找到校長請求幫他想辦法。劉彭芝說:“下周一升旗儀式上給你五分鐘,你給學生講講橋牌的好處吧。”那天,劉彭芝給他做了主持,還幫忙拉票。從此,橋牌選修課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學生參與。人大附中的橋牌俱樂部也從零起步,一步一個腳印,一年一個臺階,短短幾年時間就拿下了全國中學生橋牌錦標賽冠軍、北美橋牌錦標賽青年雙人賽冠軍、世界青年橋牌錦標賽跨國隊式賽冠軍等。2011年,世界智力聯盟主席達米亞尼、世界橋牌聯合會主席羅納到人大附中考察,稱贊這是學校開展橋牌運動的一個成功典范。

  橋牌漸漸成了人大附中的一種文化。學校班班都有橋牌隊,就連不少教師也跟著學了起來。學生還自發創作了以橋牌為題材的小說《橋牌少年》,并以這部小說為原型,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部青春勵志電影,在校園里震撼上映。

  橋牌比賽參加得多了,初一早培班的王晨冰等學生發現,國內比賽中使用的人工統計分數非常繁瑣且容易出錯,而國際比賽中使用的電子計分系統造價高卻并不先進。胡繼超老師就半開玩笑地對他們說:“我們應該發明一個自主的計分系統。”——沒想到,學生們當真了。

  事后,他們找到相關老師,開發出了單片機系列研修課——橋牌無線計分系統開發課程,并由五名核心成員組成研發團隊進行自主研發。干得如火如荼時,劉彭芝破例同意他們停課,不參加任何學科考試。學生們在老師的帶領下全身心投入到這項研究中,僅僅用了一個學期的時間,就設計制作完成了成本低、性能好的計分系統。

  劉彭芝常說:“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精彩,校長就是那個為學生搭建舞臺、拉開大幕的人。”事實證明,她為學生提供的舞臺有多大,學生實現夢想的機率就有多大。

  中學生自己動手制作3D打印機,這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由于“眼饞”兄弟學校有3D打印機,又不好意思向學校要這么昂貴的設備,人大附中通用技術教師李作林就帶著十幾名早培班學生悄悄地自己做了起來。在這門3D打印技術和DIY研修課上,老師和學生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共同研究機械、電子、控制、信息、結構等知識,一點點揭開3D打印技術的神秘面紗。一個學期還沒結束,學生們就組裝調試出了兩臺3D打印機,還成功打印出了自己設計的作品。

  這次成功嘗試并沒有止步于此。在研制過程中,黃嘉琦同學發現,3D打印機存在一個加工尺寸問題,很難做成特別大的模型。他萌生了一個大膽的設想:“利用飛行器完成超大尺寸打印,做世界上第一個飛行打印機!”

  “我聽了非常震撼,也深知其中的難度,但是受學生的感染,我還是決定跟他們一起‘瘋’下去!”李作林老師說。在學校支持下,這學期,他又開了3D打印技術高級研修課,帶著十幾名學生,一起把黃嘉琦心中的奇思妙想轉化為科學驗證。或許,不久的將來,世界上第一臺3D飛行打印機就會在人大附中的校園里誕生。

  人大附中的學生相信奇跡,因為這是一個經常被奇跡眷顧的地方;人大附中的學生相信自己,因為“尊重個性,挖掘潛力”讓他們發現了自己身上蘊藏的那座寶礦。在北京市中關村那個占地一百四十二畝的校園里,孕育了多少“愛與尊重”的教育奇跡,培養了多少科技、人文、體育、藝術等各個領域的未來之星,見證了多少青春夢想的揚帆起航……

  這,大概就是劉彭芝傾心建造的學生樂園,同時也是她追尋教育理想的幸福所在。 (特約報道 徐華瑩 記者 時曉玲)

  《中國教育報》2014年5月8日第6版


nba预测爱彩网 前二万能8码每天稳赚技巧 通比牛牛亿元赌博案 比分直播下载 买彩稳赚团队 麻将玩法视频 重庆时时计划永久免费 2019够力七星彩安装 时时彩后二组选包胆技巧 凤凰时时彩平台 竞彩二串一稳赚方法 二八杠棋牌玩法 快速时时开奖 快三骰子 欢乐生肖彩票平台 上海时时开奖买单双 三公怎么玩才能赢钱